<<返回上一页

古调新声:汉调二黄的重生故事

发布时间:2019-03-03 05:01:02来源:未知点击:

汉调二黄是陕西第二大剧种,流行于陕南和陇东,因其形成于汉水流域得名“汉调”,距今已有300余年历史过去30年,汉调二黄命运起伏,终于在安康汉调二黄研究院这一方园地开枝散叶作为全国仅有的汉调二黄专业院团,研究院老中青少四代人倾心传承,尽力护持,令悠悠二黄古调,如今又闻新声 风雨飘摇,前路在何方 77岁的王发芸是国家级汉调二黄传承人“我1956年进团,那时老戏楼里天天晚上换着戏演,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每晚最后二三十分钟‘放场’不再收门票,门外的人进来看个‘尾巴儿戏’都很高兴”王发芸说 安康市汉滨区文广旅游局局长罗先余介绍,鼎盛时安康汉剧团各行当人才济济,可以同时开两台大戏当时剧团还能演“台口会”,演员不报幕,上台后接着观众的即兴叫板唱下去,以此展示自家的功底 然而好景不长上世纪80年代末,多元化的文化娱乐形式开始大量分流各剧种剧团的观众,演员也受到下海经商浪潮的强烈冲击 罗先余说,当时的主导意见是,专业剧团应该在市场化环境中自生自灭工资大幅削减的台柱子们不得不去摆地摊、做小吃、卖皮鞋,人才流失严重,剧团濒于解体 那时,天上下大雨,剧场里就下小雨;演员在台上演戏,台下摆着许多水盆水桶接雨……如此场景,安康汉调二黄研究院负责人袁小龙至今难忘剧场风雨交加,剧种风雨飘摇,路在何方? 抢救剧种,希望薪火传 新世纪伊始,安康市汉滨区提出抢救汉调二黄剧种,彼时,汉调二黄许多行当已有彻底失传之虞 “区上划拨经费,全额保障演职人员工资,还翻修了剧院,最重要的是推动2001级汉调二黄童子班招生,留住了剧种传下去的希望”罗先余说 今日汉调二黄青年骨干演员冯尚丽,正是这个童子班的45名学员之一“我们自从11岁进来就是‘朝五晚九’地练功,同时学习文化课为了‘长功’,大家比着劲练‘私功’,团里老师不计报酬给我们开小灶”她就是在师傅王发芸家门口的小花园里学会了一出出传统老戏 得老一辈艺人们倾囊相授,童子班的学员们登上舞台就获得喝彩,如今,他们已成长为汉调二黄舞台的支柱 2011年,借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春风,汉调二黄的复兴迎来更大转机,安康汉剧团改制为安康汉调二黄研究院,演职人员保留事业编制“员工没了后顾之忧,单位恢复了‘出人出戏’的工作重点,全面承担起文化遗产保护和剧种传承的重任”罗先余说 汉调新苗,我是戏中人 2013年,汉调二黄童子班再次开班,63名小学员进入教学条件良好的安康职业技术学院深造,文化课学习有了保障专业课则分为表演班和器乐班,教学计划更为科学、细致 练功房里,半月谈记者见到了正在给学员们排练传统剧目《打孟良》的王发芸“经过几年基本功练习,这批孩子初步掌握了程式,但还需要把动作和人物情感揉在一起,进入角色的内心世界” 冯尚丽给王发芸当起了助教,负责为学员示范耗费体力的表演动作,兼顾唱腔指导在老艺人和青年演员搭档进行的口传亲授下,学员们领悟得很快 今年20岁的女学员吴尚荣在折子戏《落花园》中扮演青衣陈杏元“戏中的陈杏元是大家闺秀,心中有隐瞒身世的压抑、寄人篱下的失落、思念爱人的惆怅……如何把这些情绪在不动声色中微妙地传达出来,我还要不断琢磨” “朋友们看过我的演出都很惊讶,完全认不出来舞台上的那个人是我,说我像是在发光其实演出前我也特别紧张,但上马门帘一揭,吴尚荣就不存在了,我就是戏中人”吴尚荣说 向江而歌,古调有新声 近年来,安康汉调二黄研究院坚持用戏育人,让青少年演员在省内各类大型艺术活动中得到锻炼,并积极参与文化惠民演出演出剧目也推陈出新,创作了《五女拜寿》《莲花碑》《风雨赵家楼》等一批新剧 “传承汉调二黄,不光要培养从业人员,也要培养观众我们从2016年开始,每周五晚在城区剧院免费演出,还通过微信公众号等形式进行宣传,吸引年轻观众现在,剧场里的人又坐满了”袁小龙说 据介绍,安康市汉滨区已决定每隔10年招收一批童子班学员,保证人才梯队结构稳定 在安康城区汉江北岸,一座按照国家A类剧院标准建设,占地40亩的汉江大剧院即将落成未来,一代代的演员们将在这座舞台上向江而歌,